汇集中国顶级高端智库研究成果,一站阅读中国智库优秀文章

这个国家想用电视剧“席卷”中东?

2023-01-25 09:15

打车时遇上边开车边追剧的司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祝你永远不会了解。


一开始,我以为司机大叔在听广播剧,直到发现一遇上红灯,大叔就急不可耐地把脑袋埋进面前小小的手机屏幕里,才弄明白他在追剧。我提醒大叔绿灯了,他才不情愿地抬起头,甚至舍不得按下暂停键。虽然目视前方,但显然耳朵还在努力为剧情站岗。


震惊之余,难免好奇:什么样的影视作品能有如此吸引力,让一把年纪的突尼斯大叔沉浸在追剧的快乐里?


2019年1月31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土耳其一部电视连续剧的拍摄现场。

“土耳其剧。”大叔惜字如金,目光坚定地锁死屏幕里的爱恨情仇。


这是我在突尼斯工作期间,第一次亲眼见证传说中称霸中东影视圈的土耳其电视剧的魅力。


文|许苏培 瞭望智库驻突尼斯国际观察员

编辑|蒲海燕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浓墨重彩的土剧


土耳其电视剧简称“土剧”。老实说,不少土剧的剧情确实有些老土。比如,2022年初上映的热播爱情剧《三姐妹》,主打的依然是偶像剧百用不烂的“先婚后爱”题材:

灰姑娘女主角在自己的婚礼上第一次见到高富帅丈夫,他却已经心有所属,爱的正是为两人证婚的前女友。婚后二人朝夕相处、渐生情愫。尽管经历了婆婆、前女友、前女友前夫等若干NPC九九八十一难式的阻挠和考验,男女主角的心还是像磁铁的S极和N极一样,无法反抗偶像剧的科学规律,最终牢牢地吸在了一起。


2005年播出的土剧《白银》也是相似题材,不过这部剧的影响力非常夸张,《白银》大结局光是在阿拉伯国家的观看人次就超过了8500万。


写到这里,好怕读者拍案而起:此类剧情不就是肥皂剧的众多套路之一吗?

确实,土剧套路满满。初代韩剧三宝“车祸、失忆、治不好”在最新上映的土剧里依然找得到。同时,土剧在视觉和配乐上都追求饱满华丽,高颜值演员和经常作为故事背景的土耳其名胜古迹均是土剧的重要卖点。


此外,在篇幅上也绝不轻快。土剧是世界上单集时长最长的电视剧之一,平均每集在120分钟至150分钟,动辄几十集甚至上百集,有时还会连载好几季。


2022年12月21日,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博斯普鲁斯海峡。图|新华社

这就是浓墨重彩的土剧。


除了爱情剧,历史剧也是土剧非常拿手的重要类型。比如,2011年播出的现象级作品《辉煌世纪》,以奥斯曼帝国鼎盛时期在位的苏丹苏莱曼一世和皇后的故事为题材,在2011年到2020年间共播出4季,投放到了45个国家和地区,覆盖人群超过2亿。


目前,土耳其作为电视剧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成功把土剧出口到欧洲、中东、中亚、非洲、南美、北美等近150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拥有5亿观众。2018年,土耳其一跃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电视剧出口国,土耳其制作公司在全球所有进口节目中占有25%的份额。


那么,情节总带有几分老套的土耳其剧,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如此广泛喜爱的秘诀究竟是什么呢?


伊斯坦布尔比尔基大学传播学院教授Asli Tunc认为,土剧除了反映催人泪下的婚姻爱情故事,还涉及诸如婚前性行为、三角关系、裸体以及现代世界妇女权利等更多存在于西方电视剧中的“更西化”情节,这些情节被中东观众视为“进步和解放”。


据不完全统计,2006年至2014年期间,阿拉伯国家各大主要电视台播放共计65部土剧,在其进口电视剧市场中占有率一度超过70%。


而在拉美的走红,则更多来自于当地观众对土剧中展现的传统价值观和家庭观念的共鸣。2016年,BBC发布的题为《土耳其剧为何在拉美流行》的调研报告显示,相同或相近的家庭观和婚恋观是土剧迅速在拉美地区大受青睐的重要因素。


《经济学人》去年底的一份报告显示,目前土剧三分之一的海外收入来自拉美,比其他任何地区都多。


兼容并包,既宣扬伊斯兰世界的价值观和文化传统,又掺杂西方生活方式和新的社会议题,也难怪土剧能成功征服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


至于如何能做到这一点,联想一下土耳其身处东西文明交汇处、前身是横跨欧亚非三大洲、存续600多年的奥斯曼帝国,其文化作品中呈现出的兼收并蓄似乎就可以解释了。


2

肥皂剧与软实力


1299年,奥斯曼帝国建立,到了17世纪极盛时期,其疆域西达直布罗陀海峡,东抵里海及波斯湾,北及今之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南及今苏丹与也门。伴随着领土向外扩张,奥斯曼帝国促进了伊斯兰教在世界上的第三次大传播。在其存续期间,不止一次实行伊斯兰化与现代化改革,使东西方文明的界限日趋模糊。


从建立到极盛,奥斯曼帝国花了近400年的时间。而土耳其从开始出口电视剧到成为世界第二大电视剧出口国,严格来说花了不到20年时间。虽然说这两件事没什么可比性,但以土耳其如今的国家体量来说,土剧出海的成就确实是蛮厉害的。


2022年12月29日,人们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街头行走。图|新华社

上世纪90年代以前,土耳其零星出口了几部剧,且其海外成绩不会让人与其今天的电视剧大国地位建立任何联系。真正的变革性转折得从90年代之后,土耳其走上自由主义经济改革之路说起。

在时任总统厄扎尔的私有化战略指导下,土耳其通过宪法赋予私营广播电视机构合法地位。在这一阶段,后来被人们称作为“土耳其五大传媒集团”的私营广播电视机构相继成立,传媒影视产业得到快速发展。


随着私营电视网络开始接管公共电视频道土耳其广播电视公司(TRT),盈利能力成为电视行业的指南针。内容的爆炸式增长引发了激烈的收视战,高峰时期几乎一半的影视作品在六集之后因无法保证收视率而被取消。


新世纪初,土耳其国内经济危机在扩大失业人口的同时,也进一步扩大了国民对电视剧的需求,促进了传媒产业进一步发展。此外,土耳其政府开始有意识加速土剧出海:2010年,土耳其外贸部开始向电视剧生产者提供财政援助,并对潜在电视剧投放海外市场进行考察。


在《白银》《一千零一夜》《辉煌世纪》等爆款剧陆续打开多个海外市场之后,土剧进入良性循环发展阶段:


从吃政府补贴、以便宜量足的优势出口,到海外市场播出黄金时段的香饽饽;


从2001年平均单集出口定价30美元,到现在的单集12万美元;


从2004年总出口额不到1万美元到2020年的超过5亿美元。


但可观的经济效益还不是土剧出口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土耳其人最看重的,还是土剧出口显著提高了土耳其的文化影响力。


2021年7月,据土耳其《每日晨报》报道,自土剧在南美洲哥伦比亚热播后,不少哥伦比亚观众开始给他们的新生儿起土耳其名字。居住在哥第二大城市麦德林的家庭主妇Dioni Martinez接受阿纳多路通讯社(Anadolu Agency)采访时表示,在观看土剧了解到茶在土耳其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后,他们家也开始尝试品茶,“如今茶已经成为我们家最喜欢的饮料之一。”


突尼斯Esprite大学数字化营销专业学生Rahma说,对土剧的喜爱让一些突尼斯人开始学土耳其语。“尤其是喜欢追剧的女孩子,包括我自己”,Rahma说,因为土耳其语和阿拉伯语中有大量的相近单词,学起来并不难,她和朋友们聊天时还经常会掺杂着一两个土语单词。


土剧掀起的土耳其文化热也进一步带动了土耳其旅游热。2018年,国际流媒体巨头网飞(Netflix)推出的第一部土耳其原创网飞剧集《守护者》播出。这部以伊斯坦布尔为背景的现代奇幻剧在全球拥有超过2000万观看次数的同时,旅行团也应景推出“网剧实地线路打卡之旅”。


土耳其统计研究所(Turkish Statistics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2019年,土耳其接待了5190万游客,较上年增长13.7%,其中86.2%是外国人,13.8%是居住在国外的土耳其公民,而全年旅游收入也达到了创纪录的345亿美元。


3

去更远的地方


如果说土剧已经征服世界,多少不够严谨,也许“征服第三世界”更能概括土剧目前的发展阶段。当然,让土剧出海去到更远的地方,确实是土耳其政府近些年来的雄心壮志。


2019年末,为吸引更多国外剧组来土耳其取景拍片,传播土耳其历史和文化价值观,土耳其文化和旅游部首次推出“拍在土耳其”计划(Filming in Turkey),提供其在土耳其境内花销最高30%的补贴。


2022年4月,土耳其商务部拟定战略计划,利用电视剧、电影和数字游戏来提高土耳其出口产品知名度。该战略旨在扩大出口范围,并增加对18个遥远国家(distant countries)的出口,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巴西、中国、韩国、印度、日本等。


土耳其常年作为地区冲突的重要调解国,对于国际影响力向来重视。尤其是2022年2月的地区冲突发生以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一直将自己塑造为,唯一能够在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充当调解人的角色,这也反映了该国争取获得更多外交影响力的努力。由此来看,对土剧能带来的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提高,土耳其政府自然十分重视。


不过,土剧出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一路走来还是遭遇了不少困境。


比如,以中东多国为代表,正在从政府层面抵制土耳其剧给本国带来的越来越深刻的文化输出。


2018年,在土耳其和一些海湾国家外交关系出现裂痕之际,总部位于迪拜的中东和北非最大私人广播公司中东广播中心(MBC)宣布停止播放所有土耳其剧。值得一提的是,MBC是2007年第一家将土剧引入阿拉伯家庭的阿拉伯广播公司。


埃及《金字塔报》区域和战略中心土耳其事务部主任Mohamed Abdel Qader认为,MBC此举具有政治性,强调这主要是为了遏制土耳其近年来在中东地区日益增长的文化软实力。


与此同时,MBC集团发言人Mazen Hayek直言,在中东地区封杀土剧可能为阿拉伯国家的国产电视剧提供发展空间,“这是阿拉伯电视剧与土耳其剧竞争的好机会”。


而土剧让中东国家尤其警惕的,是其历史剧中无处不在的“奥斯曼幽灵”。


2021年,土剧《帝国崛起:埃尔图鲁尔》第五季播出。这部剧从2014年12月开播,已经播出到第五季,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进一步名声大振。到目前为止,第五季在全球的观看量已经超过30亿次,被翻译成39种语言。


然而,阿联酋、沙特和埃及等多个国家禁播第五季《帝国崛起》。埃及最高宗教当局甚至颁布了伊斯兰教令(Fatwa)来封杀这部剧,指责其“在中东复兴奥斯曼帝国,向中东输出由土耳其领导穆斯林世界的观念”。


而2019年MBC出品的《战火王国》,被普遍认为是沙特和阿联酋对标《帝国崛起》,在文化领域对土耳其的反击,解构这些年土耳其电视剧对奥斯曼帝国的无限美化。


除了面临海外国家的抵制,土剧发展也遇到了自身的创作瓶颈,其国内吸引力出现下降趋势。2018年,土耳其高校联盟联合完成的题为《大学生群体观剧习惯》的调研报告显示,78%的大学生选择观看外国电视剧,只有22%的群体选择观看本土电视剧。


受访大学生群体对土剧的批评主要集中在频繁的暴力镜头、严重的同质化倾向、冗长的单集剧情时间和拖沓的剧情节奏这四个方面。


4

《爱的边界》与《爱的迫降》


在以西方审美和价值观为主导的传媒产业里,土耳其电视剧能够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确实难能可贵。土耳其也非常重视将文化软实力发挥到更广阔的外交领域,同时实现其文化振兴梦想。新时期,土剧面临新的内外竞争,也需要进行自我革新,应对重重挑战。


在梳理土剧发展史的最后,我还想讲一部名叫《爱的边界》的土剧。这部以跨国恋爱为题材的电视剧2004年播出,它曾引发的热潮和讨论,像土剧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有趣小插曲,让人们开始思考一时之间被学者调侃为“肥皂剧外交”的真正含义。


众所周知,土耳其和希腊的外交关系常年不算和睦,但这部《爱的边界》讲述土耳其和希腊年轻人之间恋爱故事的土剧,却让土耳其首次出现在希腊电视上,而且不是作为敌对新闻报道的主角出现。


《爱的边界》主要讲述了,一位贫穷的土耳其果仁蜜饼(巴克拉瓦)制造商的女儿与一位希腊造船大亨的儿子陷入爱情的故事。这部爱情轻喜剧让人耳目一新。色萨利大学的文化人类学家Papailias写道:“土耳其父亲得知女儿的希腊情人后,吃了一整盘果仁蜜饼,而不是跳崖自杀(就像其他类似希腊连续剧中可能会展现的那样)。后来岳父和公公之间还就西洋双陆棋是希腊人还是土耳其人发明的而发生争执,一个路人告诉他们这是波斯人的发明。”


当时,这部剧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两国之间的紧张气氛,给了两国民众认识彼此的机会,还引发了希腊人前往土耳其旅游的热潮。这部剧也很难不让人联想到2019年韩国制作播出的《爱的迫降》——被迫在朝鲜降落的韩国财阀继承人尹世理,与守护并爱上她的朝鲜人民军军官李正赫之间跨越国界的爱情故事。


当然,外交之复杂,非我能理解。只是这曾经在希腊出现的土耳其文化热,也确实让大家看到了一种可能性。


话又说回来,虽然很多土剧格调不高,但土剧的发展和探索之路显然是蓬勃的,大江大海、泥沙俱下。也许从任何维度衡量,传统意义上的土剧都不具备很高的艺术价值,故事是假的,是虚幻的,但带给人们的快乐是真的。



库叔荐书


《命运》
果麦文化
蔡崇达长篇小说新作。以九十九岁的“阿太”一生串联起闽南渔业小镇一家族人的命运。它突破了小说创作的定法,将历史压缩至个体生命的褶皱里。


来源: mp.weixin.qq.com/s/?source_url=https%3A%2F%2Fmp.weixin.qq.com%2Fs%2FwEQi1sqpkweAZnrsfVvkwg&id=062609e3432a5b642d2e5f16b3eaf1ed

阅读:136365 | 评论:0 | 标签:自媒体

想收藏或者和大家分享这篇好文章→复制链接地址

“这个国家想用电视剧“席卷”中东?”共有0条留言

发表评论

姓名:

邮箱:

网址:

验证码:

公告

收集世界领先的智库成果和文章,为国家发展贡献技术力量。
推荐智库网站请在 关于 页面留言

标签云